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beizi的blog

有容乃大

 
 
 

日志

 
 

《一首记忆深刻的坏儿歌》  

2017-01-09 11:56:02|  分类: 思履心痕随笔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白鸡,下白蛋,没有妈妈怎么办?跟狗去,狗咬我,跟马去。马踢我,爸爸带我托儿所。托儿所是我家,阿姨爱我我爱她。”
     这首儿歌说来话长。
     四十年前我的幼年时代,没有现在的绘本,母亲也没有给我施过文化教育。我会念叨的儿歌和童话极为有限。这首儿歌却来自我邻居家的小姐姐。她长大后去了四川。我记得她和几个小朋友来找我姐玩,忽然顺嘴念叨起来,我却像头顶响了一个炸雷,吓得呆住了,谁也想不到这头一句戳中我心,小姐姐的天真声音里有点忧伤和恐惧:“大白鸡下白蛋,没有妈妈怎么办?……爸爸把我送到托儿所,托儿所是我家,阿姨阿姨我爱她!”幼年的我,听到却是一个危及我生命的惊恐事实---没有妈妈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办?没有妈妈,我顿时空虚无助!好像成了荒野中的石头!
       在我那个年代,孩子的心事是没有大人过问的。我从此变得心事重重。那年我应该是五岁到六岁之间吧。
       母亲那年的办公室就在家门口不远处,大概五十米远的地方,一个幽深的长长的走廊,母亲的办公室在第二间。我在门口玩耍的时候,时不时跑去看看母亲在不在。母亲当然是不知道我的心事的,有一日她忽然不见了。我再次跑去看她的时候,发现她不在,我等在走廊门口不敢离开,等啊等啊,我小时候很腼腆,不敢问她的同事她去了哪里。
       我只有等待。
       我躲在走廊门后痛哭。可是不敢大声。门紧紧地挤住我,门上有弹簧。我哭啊哭啊觉得我妈已经丟了,再也不回来了,“大白鸡,下白蛋,没有妈妈怎么办?”那份沉甸甸的心思在我心里变成了真的。天哪,我可怎么办?我要无家可归了吗?我要被饿死了吗?我要被送到可怕的托儿所了吗?我头脑里全是那首可怕的儿歌描述的场景!正在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母亲突然走入门,甚至发现了在门背后藏着呜呜咽咽的我,问我咋了哭?我委屈地不说话,擦干净眼泪出门去,才高兴起来。这首儿歌所描绘的恐惧,我用了多少年才淡化?
       今天早饭的时候,吃白煮鸡蛋,突然想起我的母亲,又突然想起这首戳在我心里的儿歌,我从来没有忘记过。
       不知道是哪个作者编的?为了哄孩子入托去编的歌儿吧?时间至少四十年了。作者并不懂得幼小孩子的心理。没有妈妈怎么办?这句话设的命题非常不好,意味着两个意思,第一妈妈去上班了,第二妈妈去世了。我小时候理解成第二种意思了。如果改成‘’妈妈上班‘’小孩子应该能够明白,妈妈下班就回来了。‘’没有妈妈‘’这个重大命题可不是一个托儿所阿姨就能解决的!这里有多么深层的原因。
      这不是一首好儿歌,把我这个有妈的孩子吓了那么长时间……我刚才百度这首歌,发现了两个版本,”没有妈妈“这四个字,变成”妈妈上班“和”妈妈夜班“,我松口气,看来的确有心人发现了这个心理问题,给予了修改和纠正。
     
小时候的忧伤让我热泪盈眶,伤心不已,我直到现在,还是个让母亲操心的娃娃,尽管我已经45岁了,可是我的母亲看我的眼神一如幼年,那么的不放心,那么的牵挂,那么的万语千言嘱咐不完,尤其是我病残后,命运打击最沉重的,是母亲,不是我。母亲眼神中的那份忧愁沉沉的,深深的,我多么想解脱她的痛苦,我又多么无奈呀!我又多么依恋她呀——我都中年了,却还常常独处的时候,把幼年因为远离她造成隔膜忘记的撒娇忍不住说出来,在睡醒了又不想起床的时候低低地呢喃——在那个时刻,我知道自己还是一个依恋母亲的孩子,骨子里一直都是,所以我才把小时候听到的那篇儿歌恐惧到骨子里,念念不忘到今天,至今还无法承受母亲有一天会不在的后果,世界变得一片荒凉,我的无家可归,这样的梦中年以后我做了多次,梦里回家,找不到母亲哭着醒来;也梦见自己去世而我的孩子哭着和我告别——啊,生死我不曾了断,所以这样的牵挂和悲伤!


2017.1.9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