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beizi的blog

有容乃大

 
 
 

日志

 
 

思履心痕——《母亲的奶茶》  

2017-01-03 15:11:51|  分类: 思履心痕随笔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履心痕——《母亲的奶茶》 - 海杯子 - 海beizi的blog
     
     我前两年给学生上作文课,夜里十点才回来。埋藏了二十年的胃病一下子爆发,半年内去医院急诊了三次。痛苦的时候我反省,为什么在母亲身边我不曾有胃病?母亲常年喝的奶茶,我忽然想念起它的味道来。
      我像考古一样考查起这个问题了,是哪一年开始,母亲勤于喝奶茶?好像是我高中毕业后。
       母亲很有意思,她一旦喜欢做什么,坚持的年头总是很长很长,以几十年乃至一生来计算。母亲爱上奶茶的执著,真让我钦佩!我常常暗自诧异,她那么硬性的人,凭什么爱上奶茶?谁说服她的?她在哪里喝的第一碗奶茶?当时给她什么好印象?有没有人影响过她?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那个人是谁?一份久远的热爱产生必定有因缘。要知道,母亲拒绝外面的食品如此强硬,她根本不买外面的吃食,常常很恶心的表情说:“我嫌脏哩,苍蝇格咂的!”但是一年会有一次两次她要被邀请去参加熟人的婚礼,被迫去饭馆吃饭,都是尽量手举着饼或馒头,或用筷子夹着菜,高高的悬起尽量不碰陌生的碗盘,嘴张开,饭菜迅速倒入而尽量不让嘴沾碰筷子……她背地里不厌其烦地嘱咐过我:“脏!外面的东西很脏!尽量不要买外面的东西吃。”什么因缘让她遇到奶茶而接纳到心里,持之以恒到今天都爱着,真是个费解的谜。我真想像孙悟空一样变成一只小虫飞进她的心里破解这个谜,但她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母亲那一代人极度压抑自我。
       母亲的煮奶茶,必定要先煮茶。母亲用茶完全是不厌其烦,特用蒙古砖茶二十年,后来十年改用了普洱茶。砖茶美其名曰“砖”,其实用极粗的老叶粗梗粘合在一起成了一“砖”,长方形,整整齐齐像砖头一般大小,外面包一层褐色的印花薄纸,沉甸甸硬邦邦。母亲是第一个把砖茶买到家中的人,她每次的取茶,真是惊心动魄,母亲举菜刀用大力劈下,茶叶四溅!咔嚓!咔嚓!我每每被砖茶砸得惊心动魄。别人家有男人用斧子几下劈碎了,我家的我爸才不肯帮助我妈,他不习惯喝奶茶也不乐意帮我妈劈茶。我妈孤军奋战之后,把劈好的茶叶以及茶沫仔细收藏到茶筒里。

思履心痕——《母亲的奶茶》 - 海杯子 - 海beizi的blog
      

      煮茶其实简单。水滚开了,茶叶捏一撮倒入,妈有别于别人家的习惯是,她会把洗干净的生鸡蛋同时放入,家里一人一个。妈很精细地盯着墙上的表,三分钟半,时间一到她就喊我们关火,或者她自己跑去关火。她同时把牛奶袋子剪开,牛奶倒入锅中,同时放入每人三颗红枣。她开始动手切点咸菜。妈的咸菜也永远是一个样子,从“后栋”(家里的杂物储藏室)的咸菜大缸捞一个芥菜疙瘩出来切丝拌醋,放在一个透明的酱豆腐瓶子里。
       热气腾腾的奶茶出锅,早饭开始了。
       妈的主食是她觉得最放心的,她亲手制作的鸡蛋苏打饼,蒸的馒头或花卷。
       妈坐下,爸也坐下。大大小小的孩子们都坐下,这么简单的早饭,却要通常吃半个上午。敲鸡蛋壳,剥皮,就一口咸菜丝,抿一口茶……通常八点开始煮茶,快十点吃完然后又忙着准备午饭……妈吃的那个慢条斯理啊!通常她嫌舀茶麻烦,干脆用大缸子,每次喝一缸子就够了。
      妈吃早饭的时候最安详,叹气最少。她总是会照例叨唠一句:“额就爱喝个奶茶,喝完奶茶,一天也不用再喝个水了。”她享受一样的慢慢咂着奶茶,细细嚼,慢慢咽,很放松,仿佛生活的压力在这个时刻可以简化为零。在她身边的时候我常常奇怪她照例说的这一句为什么一成不变。我觉得她的早饭不求进取,不思改变。 我不耐烦像她永远不变样子的喝奶茶啃馒头吃白煮蛋,让我觉得单调无味,没有一点传奇色彩,我吃得如此百无聊赖!我回自己的家里,早饭常变样子,也许潜意识中为了对她的反抗,我希望活一个自己的新样子出来,我内心悄悄反抗奶茶足足二十年。
      我的最终投降全面奶茶,缘于去年的胃病复发。每次胃病害过后,一个星期不愿意沾荤腥,只愿意喝奶茶,吃碱面馒头,啃妈的咸菜。我受伤的胃仿佛遇到了巨大的抚慰,那么温暖那么妥帖那么轻柔那么舒服……我学妈的样子剁茶叶,我学妈的样子煮鸡蛋……我的早饭的一切都恢复了妈的奶茶模式,我坐在遥远的河北,亲近千里之外母亲的生活方式,仿佛母亲坐在我的对面给我巨大的安全感,仿佛母亲伸手抚摸我的肠胃,于是我的胃病康复了,而我开始痴情于奶茶和碱面馒头、煮鸡蛋以及妈的咸菜,在离家千里之外,每天的早饭吃得百感交集,吃得荡气回肠。
      四十岁后,我锋芒已谢,我迎回了母亲的奶茶。我已经变成一个常年吃药的老病号,开始往老的路上探索活着的意味。奶茶好像一种灵魂的模式,每每喝奶茶的时候,我变得不焦不躁,不紧不慢,好像回到了碧草蓝天的塞外家中,吹着原野的风,烤着炉火,对面坐着我的母亲,清澈的阳光照着她的脸庞,奶茶、红枣、咸菜、馒头、鸡蛋一切有着母亲手感的食物热气腾腾,简单纯粹的味道悄然滋养我受伤已久的灵魂,最有味道的生活原来是最纯粹最让灵魂安宁的。
        一个人年轻时候出门冒险到老终有疲倦回家的念想吧?而那念想,每每源于母亲手烹的简单美食。每喝奶茶,我内心辗转反侧,小时候读的童话历险记,此刻才幡然醒悟。
     
2017、1、3于燕郊四期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