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beizi的blog

有容乃大

 
 
 
 
 
 

[置顶] 浮尘一瞬的印象(影集)

2015-1-18 17:38:11 阅读252 评论3 182015/01 Jan18

         2015年的印象http://m18034169864.blog.163.com/blog/static/22453108920150841937956/

浮尘一瞬的印象——爱的痕迹寂静无声

待续中

         2014年的印象

http://m18034169864.blog.163.com/blog/static/22453108920141191460963/

岸风冬月活动——只缘老父一回顾  

http://m18034169864.blog.163.com/blog/static/224531089201411781250592/

岸风冬月活动——冬天里的父亲  

http://m18034169864.blog.163.com/blog/static/22453108920141135438964/

岸风冬月活动——母兮鞠我 

http://m18034169864.blog.163.com/blog/static/224531089201411284950911/

作者  | 2015-1-18 17:38:11 | 阅读(252) |评论(3) | 阅读全文>>

2016写给老爸的诗十

2017-5-4 18:38:34 阅读10 评论2 42017/05 May4

此刻84岁的老爸已经痴呆到中期近晚期了——这是一家人痛苦的一年,最可敬的是我的妹妹,任劳任怨侍奉老爸老妈,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劳累,常日不得出门,她苦闷之余拿起了生疏多年的画笔,画出了一系列以父亲为主题的画,我为这些可爱的小画配上长短句,暂且称之为“诗”吧。

27.《国民党来了》

只要外面鞭炮响

屋里的老爸

一准惊慌地大喊

国民党来了

他立刻慌慌张张逃窜

抱着被子和拐棍

还有皮鞋以及枕头

缩在床上

朝我摇手  让我别做声

悄悄说  国民党来了

就连

窗外的两排红砖房,

也变成了恐怖的“国民党”

老爸的视觉   真的好离奇

难道老爸找到了

时空隧道

他一口气奔回童年少年

抗战和内战

以及海峡俩岸的炮战

国民党的飞机

扔下杀人的炸弹

啊,老爸  老爸

你不能久留在

童年恐怖中

让我拉着你的手

我们快快  快快地

跑回和平的现在

2016.10.7

28.《刮风时候的树》

窗外的大风呼呼刮

窗外的大树摇啊摇

老爸紧张地说

快看   快看  害怕啊

作者  | 2017-5-4 18:38:34 | 阅读(10)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6写给老爸的诗五

2017-1-10 21:22:40 阅读61 评论7 102017/01 Jan10

此刻84岁的老爸已经痴呆到中期近晚期了——这是一家人痛苦的一年,最可敬的是我的妹妹,任劳任怨侍奉老爸老妈,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劳累,常日不得出门,她苦闷之余拿起了生疏多年的画笔,画出了一系列以父亲为主题的画,我为这些可爱的小画配上长短句,暂且称之为“诗”吧。

14《当老爸是熊》

午饭桌子旁边

坐着的   居然

是一头熊

突然间   大吼大叫

睡觉的时候

弯着背  靠着墙

瞪着枕头  就是不躺的

也是熊

突然间   大吼大叫

上厕所的时候

熊又对着马桶

大吼大叫   

然后尿在裤子里

满地走

换衣服的时候

熊用爪子

一把撕破衣服

鼻子里喷着粗气

大吼大叫个不停

你说这只熊是

动物园跑出来的

我说

不  他是我的老爸

哎  还是让我

快快变成蜘蛛

钻进老爸脑袋里

整理好

他乱七八糟的“丝”

快快  快快地

把熊变成

我真正的老爸

2016.9.26

15《变脸魔术师老爸》

早晨

床上升起

作者  | 2017-1-10 21:22:40 | 阅读(61) |评论(7) | 阅读全文>>

《一首记忆深刻的坏儿歌》

2017-1-9 11:56:02 阅读36 评论14 92017/01 Jan9

“大白鸡,下白蛋,没有妈妈怎么办?跟狗去,狗咬我,跟马去。马踢我,爸爸带我托儿所。托儿所是我家,阿姨爱我我爱她。”

这首儿歌说来话长。

四十年前我的幼年时代,没有现在的绘本,母亲也没有给我施过文化教育。我会念叨的儿歌和童话极为有限。这首儿歌却来自我邻居家的小姐姐。她长大后去了四川。我记得她和几个小朋友来找我姐玩,忽然顺嘴念叨起来,我却像头顶响了一个炸雷,吓得呆住了,谁也想不到这头一句戳中我心,小姐姐的天真声音里有点忧伤和恐惧:“大白鸡下白蛋,没有妈妈怎么办?……爸爸把我送到托儿所,托儿所是我家,阿姨阿姨我爱她!”幼年的我,听到却是一个危及我生命的惊恐事实---没有妈妈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办?没有妈妈,我顿时空虚无助!好像成了荒野中的石头!

在我那个年代,孩子的心事是没有大人过问的。我从此变得心事重重。那年我应该是五岁到六岁之间吧。

母亲那年的办公室就在家门口不远处,大概五十米远的地方,一个幽深的长长的走廊,母亲的办公室在第二间。我在门口玩耍的时候,时不时跑去看看母亲在不在。母亲当然是不知道我的心事的,有一日她忽然不见了。我再次跑去看她的时候,发现她不在,我等在走廊门口不敢离开,等啊等啊,我小时候很腼腆,不敢问她的同事她去了哪里。

我只有等待。

我躲在走廊门后痛哭。可是不敢大声。门紧紧地挤住我,门上有弹簧。我哭啊哭啊觉得我妈已经丟了,再也不回来了,“大白鸡,下白蛋,没有妈妈怎么办?”那份沉甸甸的心思在我心里变成了真的。天哪,我可怎么办?我要无家可归了吗?我要被饿死了吗?我要被送到可怕的托儿所了吗?

作者  | 2017-1-9 11:56:02 | 阅读(36) |评论(14) | 阅读全文>>

2016年写给父亲的诗四

2017-1-7 17:33:02 阅读30 评论10 72017/01 Jan7

此刻84岁的老爸已经痴呆到中期近晚期了——这是一家人痛苦的一年,最可敬的是我的妹妹,任劳任怨侍奉老爸老妈,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劳累,常日不得出门,她苦闷之余拿起了生疏多年的画笔,画出了一系列以父亲为主题的画,我为这些可爱的小画配上长短句,暂且称之为“诗”吧。

12《老爸的碎片记忆》

老爸现在的记忆

是一块块的  一颗颗的

就像家乡河上

那些碧绿的   浮萍

不知道什么时候   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   去了

老爸记忆里的家乡

很远   很远

我穿过  时空隧道

回到他的小时候

和他一起抓鱼   捕蝉

上山砍柴   掏鸟蛋

对了   还和他

夜里扣青蛙

家里的鸡呀鸭呀

吃得胖嘟嘟

对了   那时候

我该叫老爸什么

我会不会光着脚丫子

满身泥巴   和他称兄道弟

哎呀   那可有点笑话

2016.9.23

13《老爸变成大力士》

老爸真是

全地球   最厉害的

超级  无敌  大力士

鼻子喷出来的怒气

好粗好粗

忽得   掀翻了房顶

作者  | 2017-1-7 17:33:02 | 阅读(30)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思履心痕——母亲的腊八粥

2017-1-5 22:36:04 阅读20 评论5 52017/01 Jan5

腊八的时候该煮粥了。可是我懒洋洋没有精神。我胆怯,我能煮出母亲味道的腊八粥吗?

没有母亲头一天晚上就泡好的米啊豆啊,没有母亲清晨五点就噼里啪啦烧灶火的声音,没有母亲拉风匣啪啦啪啦响,没有一锅粥的热气腾腾……厨房里没有母亲郑重其事的忙,我呆呆坐着,很迷茫,煮了给谁吃?先生忙得毫无胃口,孩子也不在,可是我真的过过多么隆重的腊八!

我闭眼想念记忆中的腊八粥,郑重其事过腊八的母亲的粥。

母亲在头一天就把各种材料取出来,挑沙子,挑小虫,就着窗外的光线细细的扒拉来扒拉去,她倾着身子认真捡好后一次次清洗干净再泡上水,一盆一盆水里泡着亮晶晶的五颜六色的宝贝们,都整齐地摆放在窗台上。她如此细密的操劳先营造了一种重大气氛,意味着明天的腊八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喝腊八粥是真理,绝对不会有人说不爱喝。当时我没有问她,今天我很想问她:“妈,你多大的时候学会煮腊八粥的?你小时候吃的粥和现在一样吗?你小时候的粥是谁煮的?粥里放糖吗?”

母亲平常并不擅长细致复杂的美食,煮腊八粥她却全力以赴,她的认真让我感觉到她怀有十足的热情和真诚,是她从小在姥姥家就受到非常重视腊八粥的民俗影响吗?是她传承了姥姥的手艺吗?我猜一定是的。

腊八的早晨母亲先把大锅水烧开,捏一搓碱面撒入,放入泡好的各种米:黄米、大米、小米;放入泡好的各种豆:大红豆、小红豆、黄豆、黑豆、绿豆,再加上花生、红枣,煮啊煮,咕嘟咕嘟,呼哧呼哧……母亲煮粥的时候我还在被窝里眯着最后一点觉,我们睡觉的大炕连着灶台,因此母亲的风吹草动我在睡眠中都知道,豆子在盆里洗的时候哗啦哗啦,粥熟的时候满屋子

作者  | 2017-1-5 22:36:04 | 阅读(20) |评论(5) | 阅读全文>>

2016年写给父亲的诗三

2017-1-4 10:25:18 阅读23 评论14 42017/01 Jan4

此刻84岁的老爸已经痴呆到中期近晚期了——这是一家人痛苦的一年,最可敬的是我的妹妹,任劳任怨侍奉老爸老妈,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劳累,常日不得出门,她苦闷之余拿起了生疏多年的画笔,画出了一系列以父亲为主题的画,我为这些可爱的小画配上长短句,暂且称之为“诗”吧。

8《深夜的老爸像谁》

深夜  树上爬下一只猴子

啃着桃子  轱辘着眼珠子

在草地上跳来跳去

真的  真的

我听见了他摘星星的声音

咕咚又咕咚

深夜   地下钻出一只大壁虎

一会儿爬上房顶赛跑

一会儿坐在衣柜里捉迷藏

还有一会儿  他抱着月亮啃

咔嚓又咔嚓

深夜爬起来的老爸,

爬上坐下

动作无比灵活

就像一只猴子

又像一只壁虎

经常让我吃惊到

不敢入睡

深夜的老爸

你突然变成魔法师了吗?

2016.9.20

9《老爸真的挖过大恐龙》

老爸睡觉的床垫

是一条恐龙

老爸躺下它使劲晃

老爸说我没有捡你的蛋

柜子里放的是颗石头蛋

老爸睡觉盖的毛毯

是一条蛇

钻在老爸被窝里蠕动

老爸说我小时候抓蛇

装在竹篓里扭来扭去

作者  | 2017-1-4 10:25:18 | 阅读(23)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思履心痕——《母亲的奶茶》

2017-1-3 15:11:51 阅读26 评论7 32017/01 Jan3

我前两年给学生上作文课,夜里十点才回来。埋藏了二十年的胃病一下子爆发,半年内去医院急诊了三次。痛苦的时候我反省,为什么在母亲身边我不曾有胃病?母亲常年喝的奶茶,我忽然想念起它的味道来。

我像考古一样考查起这个问题了,是哪一年开始,母亲勤于喝奶茶?好像是我高中毕业后。

母亲很有意思,她一旦喜欢做什么,坚持的年头总是很长很长,以几十年乃至一生来计算。母亲爱上奶茶的执著,真让我钦佩!我常常暗自诧异,她那么硬性的人,凭什么爱上奶茶?谁说服她的?她在哪里喝的第一碗奶茶?当时给她什么好印象?有没有人影响过她?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那个人是谁?一份久远的热爱产生必定有因缘。要知道,母亲拒绝外面的食品如此强硬,她根本不买外面的吃食,常常很恶心的表情说:“我嫌脏哩,苍蝇格咂的!”但是一年会有一次两次她要被邀请去参加熟人的婚礼,被迫去饭馆吃饭,都是尽量手举着饼或馒头,或用筷子夹着菜,高高的悬起尽量不碰陌生的碗盘,嘴张开,饭菜迅速倒入而尽量不让嘴沾碰筷子……她背地里不厌其烦地嘱咐过我:“脏!外面的东西很脏!尽量不要买外面的东西吃。”什么因缘让她遇到奶茶而接纳到心里,持之以恒到今天都爱着,真是个费解的谜。我真想像孙悟空一样变成一只小虫飞进她的心里破解这个谜,但她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母亲那一代人极度压抑自我。

母亲的煮奶茶,必定要先煮茶。母亲用茶完全是不厌其烦,特用蒙古砖茶二十年,后来十年改用了普洱茶。砖茶美其名曰“砖”,其实用极粗的老叶粗梗粘合在一起成了一“砖”,长方形,整整齐齐像砖头一般大小,外面包一层褐色的印花薄纸,沉甸甸硬邦邦。母亲是第一个把砖茶买到家中的人

作者  | 2017-1-3 15:11:51 | 阅读(26) |评论(7) | 阅读全文>>

2016年写给父亲的诗二

2017-1-3 14:58:53 阅读14 评论6 32017/01 Jan3

此刻84岁的老爸已经痴呆到中期近晚期了——这是一家人痛苦的一年,最可敬的是我的妹妹,任劳任怨侍奉老爸老妈,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劳累,常日不得出门,她苦闷之余拿起了生疏多年的画笔,画出了一系列以父亲为主题的画,我为这些可爱的小画配上长短句,暂且称之为“诗”吧。

5《老爸的糊里糊涂》

老爸的脑袋瓜子

变成一口热腾腾的锅吗

里面装着糊里糊涂的粥吗

是红豆子在跳   是绿豆子在吵

还是大米在叽里咕噜地闹

还是紫米和黑米在

呼哧呼哧地  拔河

深夜的老爸   糊里糊涂

脑子里的锅盖    捂得严严的

谁也打不开    谁也猜不到

我是不是   需要吃点

糊里糊涂的药

到老爸那个糊里糊涂的世界

说着颠三倒四的糊涂话

取得他的信任

我再悄悄的  悄悄的

把他带回    现实世界

我企图   变成这样一个间谍

嘘   这是我的秘密

6《老爸练习变魔术》

老爸正在

勤奋练习变魔术

一会儿把毛巾扭成大麻花

紧紧拽着   当寻宝杖

一会儿把衣角卷起

紧紧拽着  当美味仙鸡腿

作者  | 2017-1-3 14:58:53 | 阅读(14) |评论(6) | 阅读全文>>

2016年写给父亲的诗

2016-12-29 15:48:37 阅读25 评论8 292016/12 Dec29

  此刻84岁的老爸已经痴呆到中期近晚期了——这是一家人痛苦的一年,最可敬的是我的妹妹,任劳任怨侍奉老爸老妈,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劳累,常日不得出门,她苦闷之余拿起了生疏多年的画笔,画出了一系列以父亲为主题的画,我为这些可爱的小画配上长短句,暂且称之为“诗”吧。

1《奇妙的旅行》

是不是   昨晚有俩颗

明亮的星星

掉入

老爸的迷糊眼

忽然他像  哲人一样清醒

皱着眉头   忧国忧民

呵   我们的老百姓

日子好苦  好苦

国家的zhengce  要变一变

我的水利gongcheng 

让老百姓种出好庄稼

吃饱饭   不再饿肚子

我怀疑

老爸秘密  秘密地

进行了一次

奇妙的  时空旅行

2《皇帝的新装》

糊涂老爸  不高兴的时候

就躲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了

然后   一件件的衣服

开……始……脱

我每次   制止的时候

总会遇到他

晴天霹雳的大骂

好吧

我想象  糊涂老爸

是在   童话世界里

体验 

皇帝的新装 

作者  | 2016-12-29 15:48:37 | 阅读(25) |评论(8) | 阅读全文>>

《思履心痕——种豆南山下的母亲》

2016-12-11 21:17:44 阅读43 评论11 112016/12 Dec11

四十岁以后的我,满心念叨的是隐居乡野山林,种自己喜欢吃的菜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忽有一日想起来,我是不是在重复我的童年记忆?因为童年时候我是多么迷恋母亲的种植!

那个春天母亲有了一片自家院子后,准备种菜。我小学二年级,9岁,刚刚入少先队,得意地把鲜艳的新红领巾围在脖子上,特意站在前排墙根,好让路过的叔和姨夸奖我,说:“哎呀!新红领巾!向峥入队啦!”

母亲被分到器材科公房这一排的第一间,结果老裴叔来找我妈商量换房子,说他家儿子多,换到第一间院子朝东有闲空可以盖房子。我妈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入住后各家男人们纷纷把院子进行了规划 ,1982年左右,物质还不丰富,人们习惯有自己家的菜地,过日子省一分是一分。而我们家例外,父亲忙工程而且对庭院种植毫无兴趣,深层原因是他13岁就种地,拼命读书就是为了不再种地!于是只有孤单的母亲在经营这片土地。别人家的男人把地深挖三尺,盖房子留下的白灰和碎石头都被一推车一推车运走,再一车一车运回远处田野的肥土,夏秋的收获自然大不相同,用心的人家西红柿收获到吃不了。这让多年前的年轻母亲羡慕极了,叹息不已。

母亲只好做她能够做的。她用铁锹勤勤恳恳一锹一锹翻土,她体型消瘦并不强壮,可是她的吃苦耐劳是罕见的,她不能依靠我父亲,她没有儿子可以指使,倒有仨女儿需要庇护。她想要实现任何一点愿望解决任何一点麻烦都只能自己奔走……

母亲把土翻松了,种植豆角、西红柿、向日葵、玉米、大葱、水萝卜、青椒,偶尔也有土豆,每样都不多。俩尺厚的土,下面的白灰石头,植物的根扎不下去,但是在童年的我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儿童眼里看见的是生活的

作者  | 2016-12-11 21:17:44 | 阅读(43)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思履心痕——飞针走线绵密的爱》

2016-12-11 21:05:27 阅读14 评论7 112016/12 Dec11

夏日的一天,我走在街上,忽见阴凉角落里坐着一位大妈,在织婴儿毛线小袜子,脚下一排一排各种颜色的小袜子,我不由自主地蹲下来和她交谈,特意买了一双回去珍藏,因为我想起我的酷爱编织的母亲!

     我的母亲能干许多我完全不会的,我长大后以为神秘的技艺。比如编织这项特长,就是我以为的神乎其技。

    记得小学时候,我五年级,有一次母亲住院,住了大约一个星期左右。我被父亲带着去医院看她,她很难得地悠闲地靠在床头,看见我进来笑眯眯地招手,把我拉近,从枕头旁边掏出来一件线衣给我,说是住院时候给我织的,两天就织完了。那件线衣是好几种颜色织的,蓝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蓝颜色是其中的大王,于是它可以说是蓝色线衣,但是跟以往妈给我织的纯色毛线衣不一样的是,母亲在织的时候掺了细棉白线,都是母亲从每年机关发的白线劳保手套上拆下来的。我妈解释这样搭配织可以让旧线结实。于是这衣服看起来不是儿童习惯的鲜艳纯净的颜色,我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说它好看还是不好看。服从的习惯让我穿上了,但总觉得怪怪的,特担心同学们会不会笑我:‘’你的线衣到底是什么颜色!?你妈咋这样织?‘’我穿上去了学校直担心,但是根本没有人注意我的‘’古怪‘’线衣。我也就习惯了。如果那件线衣放在现在,我想一定是很宝贵的印象派杰作:近看一种感觉,远看又一种感觉,颜色越看越有味道,后来美术馆还展出过这样混和材质编织的衣服,以为是民俗代表作品,放在展厅里,在温暖洁净的灯光照耀下,变得那么圣洁和光辉。所以说在编织上,我妈是很有创作才能的,而按照现在的艺术观念,这样的技艺是了不起的手工艺术,已经不是普及的生活技艺,而是民俗艺术家才掌握的了。

作者  | 2016-12-11 21:05:27 | 阅读(14) |评论(7) | 阅读全文>>

《思履心痕——母亲的碱面馒头啊》

2016-12-1 14:46:43 阅读18 评论4 12016/12 Dec1

我有强烈的馒头心结。源于我的蒸了一辈子碱面馒头的母亲。

母亲执念于自己蒸馒头直到75岁的冬天腰伤躺下为止。记忆里家里三天两头蒸汽腾腾,年轻的母亲掀开笼盖一个一个往外夹馒头,然后自言自语地品判自己的作品:“碱大啦,又碱小啦,哎呀,今天的馒头开花啦!”这三类评语,往往最后一句最难得,喜悦的表情出现在母亲脸上是不多见的。

1980年以前,细粮供应不足,想顿顿吃馒头可不是容易的。母亲在冬天常摊“花儿”。她把玉米糊用水调好了在平底锅里摊熟。母亲守着炉子把倒入的糊轻轻摊平整了,她眼睛一直盯着“花儿”,“花儿”熟了以后金灿灿的,正哧哧吐热气,香味很快散到我的鼻子里,她生怕糊了,方言叫沤了,“花儿”底下黑乎乎的焦一片发苦,就不好吃了。母亲聚精会神争取完美成绩,待她一个一个把“花儿”取出来,晾冷了特意冻出去,过些天取回来吃的时候,完全是个硬梆梆的冰坨子,她不急,等“花儿”化开了,金色的脸盘大大的扁扁的,颗粒粗砺,略有焦色,还沾有一点雪白冰碴子,稍有点硬,她让我们就着冰碴子啃着吃,有点甜味儿又凉冰冰的,就着她腌的咸芥菜丝和热呼呼的小米粥,她说这个时候的“花儿”最好吃。我妈吃得很满意,可我不喜欢“花儿”,粗且冷,像吃锯末!我本能地想吃热腾腾的白馒头。

我更关心母亲蒸馒头,因为过程中有一份小乐趣。因为母亲舀面、倒水在面盆里,里面放着一个神秘物质叫“起子”的小东西,长得巨难看,拳头大,干巴巴的脸皮硬壳壳的,里面是空心的,像外星球派来侦查地球的微型飞谍!母亲很宝贝这个东西,面缸里总有这么个宝贝埋藏着,挖出来泡水,泡软了,干面和水倒在上面,用筷子搅成团,放在炕头慢慢

作者  | 2016-12-1 14:46:43 | 阅读(18) |评论(4) | 阅读全文>>

娃娃15岁这一年

2016-12-1 10:45:20 阅读24 评论2 12016/12 Dec1

  娃娃的字形很有意思,不知道《说文解字》怎么讲,在我看来,一个“女”两个“土”,让我想起我带着娃娃在外面找小朋友玩耍的时光,多在“土”上蹦来跳去。

  娃娃不需要我带多少年了?她独立寻找朋友,有了社交愿望是这四五年的事情,我写亲子日记到今年,变成了断断续续,尤其是九月后。

  娃娃大了,她的稚嫩小翅膀已经在不远的天空转悠着独自飞来飞去,有冒险有奇遇有故事。

  我静静地看着她呼呼长大。

  九月她上了高中,一定选择到远处住校,振振有词地说自己喜欢理科,一中理科好。

  军训完回来,像饿狼,呼呼地吃家里的饭菜,由衷地赞美着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好吃啊!家里的饭菜!军训半个月,发生的故事,叽里咕噜讲给我听,生龙活虎的教官啊,各式各样的老师啊,娇气的同学啊——脸皮晒黑一点点,豆豆还在,头发长了,但是偷偷买了把电梳子给自己卷发,开始用过发卷来着,发现不管用,又换了。整个人变的健康色了。很快,紧张的学习让她累了,她是和一堆优秀生奋战哪!又半个月回来告诉我,她有几天会看不清黑板,眼前直晃,只好课下用功。我给她几盒沙棘调养,又半个月反映情况好了,她精神好极了。

  娃娃考试成绩怎么样呢?我有底,也没有底。因为她是有着明确特长的孩子,朝特长发展不会错。但是她没有选择特长学习,这怎么办?成绩出来了,全年级2000人,她的成绩在前五十名里。我稍微放宽心。

  娃娃在长大,独立着,每qq,都会快速地说话,情绪很好。

  娃娃,娃娃,每当我翻开博客,读我的《莲花不染尘》《对镜心常定》的亲子日记集,感慨很深,宽慰很深,忏悔也很深。

作者  | 2016-12-1 10:45:20 | 阅读(24)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河北省 廊坊市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香象渡河 截留而过
 
近期心愿数子十过,不如奖子一长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